当前位置:宝来利国学红楼梦中知道贾宝玉和袭人之间的关系,蒋玉函为何要接受她?
红楼梦中知道贾宝玉和袭人之间的关系,蒋玉函为何要接受她?
2022-11-06

蒋玉函,《红楼梦》忠顺亲王府里唱小旦的戏子,小名琪官。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。

花袭人之结局,不得不分开探讨,盖因《红楼梦》第80回后雪芹逝矣,红楼至此即止,下回再无法分解,但在高鹗续写的后40回中,还是给了袭人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。

高鹗笔下,贾宝玉、贾兰叔侄两人参加科举,出场后宝玉走失,实则跟随跛足道人、癞头和尚而去,袭人本为板上钉钉的宝玉侍妾,如今正主没了,袭人便不适合继续待在荣国府了。

于是王给袭人寻了一门好亲事,夫家便是蒋玉菡。夫妻新婚当夜,蒋玉菡、袭人看见彼此腰间巾帕,乃是各自当年之物(暗合“蒋玉菡情赠茜香罗”一回),始信姻缘前定,也算一段美满姻缘。

但这个结局俨然不符合前80回的脂批,譬如《红楼梦》庚辰本第20回,曾有“麝月篦头”之事,旁有一段批语:

一段儿女口舌,却写麝月一人。在袭人出嫁后,宝玉、宝钗身边还有一人,虽不及袭人周到,亦可免微嫌小敝等患,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。故袭人出嫁后云“好歹留着麝月”一语,宝玉便依从此话。可见袭人虽去,实未去也。

此段批语说得再明确不过了,袭人离开荣国府的时候,贾宝玉就在眼跟前,所以她临出嫁前曾哭着叮嘱贾宝玉“好歹留着麝月”,因为麝月为人妥当,能担当得起照顾宝玉的责任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有一点是确定的:袭人确确实实嫁给了蒋玉菡,而且蒋玉菡明明白白地知道贾宝玉和袭人之间的关系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8回“蒋玉菡情赠茜香罗”,贾宝玉、薛蟠、冯紫英、蒋玉菡等人聚会,席间玩起了行酒令的游戏,蒋玉菡因吟出一句“花气袭人知昼暖”,引起了薛蟠的调侃打趣,书中这般记:

薛蟠道:“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?你们不信,只问他。”说着,指着宝玉。宝玉没有意思起来,说道:“薛大哥,你该罚多少?”薛蟠道:“该罚!该罚!”说着,端起酒来,一饮而尽。冯紫英与蒋玉菡等不知原故,云儿便告诉了出来。蒋玉菡忙起身赔罪,众人都道:“不知者,不作罪。”——第28回

袭人乃贾宝玉未来侍妾,却被蒋玉菡呼出姓名,引起这个小风波,而通过这个情节可知,蒋玉菡早已从薛蟠、云儿口中得知了袭人和宝玉的亲密关系。换言之:蒋玉菡明知花袭人是宝玉侍妾,和主子有过夫妻之实,到了后文 ,还愿意迎娶她,这是为何?

用今天的观念自然很难理解,很少有男人可以接受有过这样经历的女子,但放在封建时代,达官贵族家的、侍妾,一朝被放出府来是很吃香的。

譬如《金瓶梅词话》中,西门庆去世后,他的几房小妾很快便寻好了新出路:李娇儿嫁给了当地富户,孟玉楼嫁给了李衙内,就连丫环庞春梅,也嫁给了周守备当了小妾,不久周守备正妻去世,便将庞春梅扶了正,原来的一介丫环,竟成了体体面面的官夫人......

一个小小的西门府,尚且如此,更别说赫赫扬扬的荣国府了。更何况蒋玉菡的身份乃是一介戏子,虽然在京都有些名气,但终究摆脱不了三教九流的社会地位,荣国府的侍妾人选,配他一个戏子,完全绰绰有余!

这也恰恰解释了很多读者所不理解的那个问题:袭人嫁给蒋玉菡,锦衣玉食生活无忧,为啥她还是被曹公列入了薄命司?

因为对袭人而言,她一直追求的宝二姨娘位置,并不仅仅是为了简单的衣食,更是为了自己的体面前程,将来她若能为贾宝玉生下孩子,便是实打实的贾家下一代主子,这是一种社会地位,而不仅仅局限在物质层面。

嫁给蒋玉菡,跟袭人的追求完全背道而驰,以赫赫扬扬的宝二奶奶为目标,最后却嫁给了一个戏子,这才是对袭人最大的讽刺,薄命二字,正在于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