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宝来利国学红楼梦中潇湘妃子的称号是什么意思?有何秘密?
红楼梦中潇湘妃子的称号是什么意思?有何秘密?
2022-10-22

红楼梦中潇湘馆是林黛玉所居住的地方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。

贾探春下帖子请众人齐聚秋爽斋成立诗社,一呼百应,体现出卓越的开创和领导能力。

李纨尤其高兴,不但支持弟妹们建立诗社,还自荐当社长“掌坛”,又将地址选在稻香村。有意将长辈的压力自己承担。一旦贾母、王夫人不满意,李纨也可以说是自己带动。不让探春担责。而且李纨任社长,有资格申请活动经费,在稻香村一些食物、茶水费用之类,她也承担更多。

李纨还照顾了贾迎春和贾惜春,她们二人不太会作诗,就选做副社长,一起参与才有趣。可见李纨对于管理也有一套,只是寡妇不管家,她又灰了心才成了大家口中的“佛爷”。

有人会奇怪迎春和惜春也都饱读诗书,为什么不会作诗?其实诗词歌赋是天分,也要开窍有灵性。不是读书多就一定作诗好。

就以苏东坡为例,他在三十岁前作的诗词,简直就是一般般,突然有一天开窍了,才成了宋词豪放派的一代词宗。

而历史上很多名臣、状元之类,也都未必擅长诗词。像迎春善于围棋,惜春善于绘画,也不是所有人都“能”的。

曹雪芹高明的地方在于并不让所有人都出类拔萃,如果都擅长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那才是古怪。

诗社既然建立了,就要立规矩。比方如何开社也有章程。贾探春心中早有成算。

(第三十七回)探春道:“若只管会得多,又没趣了。一月之中,只可两三次才好。”宝钗点头道:“一月只要两次就够了。拟定日期,风雨无阻。除这两日外,倘有高兴的,他情愿加一社的,或情愿到他那里去,或附就了来,亦可使得,岂不活泼有趣。”众人都道:“这个主意更好。”

林黛玉开始还说“我可不敢”,此时却忍不住建议大家各自取雅号而不称呼本名。可见在心中她比谁都认真。也取雅号背后,更是大有文章。

李纨道:“极是,何不大家起个别号,彼此称呼则雅。我是定了‘稻香老农’,再无人占的。”

“稻香老农”,有耕耘就有收获,李纨日后[晚韶华],就是她的付出得到回报之意。

稻香老农也伏笔李纨在贾兰成才路上的艰苦付出。后《红楼梦》时代,李纨才是贾府最大的功臣。

探春笑道:“有了,我最喜芭蕉,就称‘蕉下客’罢。”众人都道别致有趣。黛玉笑道:“你们快牵了他去,炖了脯子吃酒。”

“蕉下客”,林黛玉解释为“蕉叶覆鹿”,这要重点注意。

蕉叶覆鹿是古代最著名的“三大富贵梦”之一,其他两个是“黄粱一梦”和“南柯一梦”,都是讲述富贵如梦。

不过黄粱梦、南柯梦都是真梦虚幻,唯有“蕉叶覆鹿”是虚实、真假结合。鹿是真正存在,梦却是真假不定。

蕉叶覆鹿之于贾探春,是提示探春为 “做梦人”,这点太重要了。

君笺雅侃红楼认为,如果脂砚斋在《红楼梦》有一个化身,那个人就应该是贾探春。

贾宝玉和贾探春兄妹都是做梦人,契合曹雪芹与脂砚斋的关系。当然,这只是题外话。

而“鹿”者,天下也。群雄逐鹿,也凸显出贾探春最后为一国之王妃的地位。

探春又向众人道:“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,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。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,他又爱哭,将来他想林姐夫,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。以后都叫他作‘潇湘妃子’就完了。”大家听说,都拍手叫妙。林黛玉低了头方不言语。

潇湘妃子,是尧帝女儿,舜帝妻子。贾探春借林黛玉爱哭,潇湘馆多竹,替她取名潇湘妃子,借以反击黛玉对她的调侃。可谓辱人者人恒辱之。报应来得快。

不过“潇湘妃子”对林黛玉来说,有两点尤其注意。

一,林黛玉住在有凤来仪的潇湘馆,当初贾元春赐名,也是从潇湘妃子而起。

“潇湘馆”的秘密,就应在这潇湘妃子名号上。

有凤来仪对应潇湘妃子,预示林黛玉是要做帝王妃子的。这就与宝黛姻缘相悖,不能嫁给贾宝玉,却要成为帝王妃。曹雪芹为什么如此安排?

前文说过贾元春不喜欢林黛玉,借修改“蓼汀花溆”为“花溆”,“红香绿玉”为“怡红快绿”,表达立场,伏笔拆散宝黛,并将林黛玉“驱逐”出贾家。

潇湘妃子当与后文黛玉结局有关,像晴雯一样被“撵出”贾家。

二,潇湘妃子不是一人。当日尧帝将大女儿娥皇嫁给舜帝,二女儿女英作媵,为姐姐陪嫁。

舜帝娶了娥皇女英姊妹,在先秦时代是风俗。“媵”这种习俗一直到近代也有。比方最初的民歌《达坂城姑娘》“带着你的嫁妆,还有你的妹妹,赶着那马车来”表现的就是婚嫁的“媵”文化。

姐妹同嫁一夫,娥皇为主,女英为从。舜帝死于苍梧之地,娥皇女英寻夫洒泪于竹成斑,潇湘妃子实则是指娥皇女英两人。

巧的是贾探春判词和[分骨肉]曲子伏笔她远嫁异国为王妃。后文林黛玉的芙蓉花签,“莫怨东风当自嗟”也影射她效仿昭君出塞故事,远嫁异国为王妃。

曹雪芹如此反复设定只是巧合?我不信!

回到第二回,说娇杏与甄英莲时,脂砚斋有个批语说得特别好。[甲戌眉批:好极!与英莲“有命无运”四字,遥遥相映射。莲,主也;杏,仆也。今莲反无运,而杏则两全,可知世人原在运数,不在眼下之高低也。此则大有深意存焉。]

莲是主,为芙蓉。香菱影射林黛玉。

杏是从,为红杏。娇杏影射贾探春。

贾探春杏花签“日边红杏倚云栽”,日是帝王,红杏是她自己,云就是林黛玉。

晴雯是云,贾宝玉住处叫绛云轩,晴为黛影。

贾探春就像娇杏一样侥幸,因为林黛玉死,才被国王爱屋及乌,得了宠幸,生下王子成了王妃!

李纨笑道:“我替薛大妹妹也早已想了个好的,也只三个字。”惜春迎春都问是什么。李纨道:“我是封他‘蘅芜君’了,不知你们如何。”探春笑道:“这个封号极好。”

林黛玉调侃贾探春的号,贾探春给林黛玉取号,是二人互相关联。

李纨给薛宝钗取号,也是二人互相关联。李纨与薛宝钗是亲妯娌,一个大奶奶,一个二奶奶,结果又都“守寡”,所以李纨取名最妙。

“蘅芜君”典出晋·王嘉《拾遗记·五·前汉·上》:“帝息于延凉室,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。帝惊起,而香气犹著衣枕,历月不歇。帝弥思求,终不复见,涕泣洽席,遂改延凉室为遗芳梦室。”

帝是汉武帝,李夫人是武帝宠妃。延凉室,蘅芜之香,“冷香”也。

汉武帝对李夫人情深义重,类似唐明皇与杨贵妃故事,是古代爱情典范。不过终究不能白首偕老,隐喻日后薛宝钗遭宝玉所弃。

宝玉道:“我呢?你们也替我想一个。”宝钗笑道:“你的号早有了,‘无事忙’三字恰当得很。”李纨道:“你还是你的旧号‘绛洞花王’就好。”宝钗道:“还得我送你个号罢。有最俗的一个号,却于你最当。天下难得的是富贵,又难得的是闲散,这两样再不能兼有,不想你兼有了,就叫你‘富贵闲人’也罢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当不起,当不起,倒是随你们混叫去罢。”

贾宝玉的号,宝钗最起劲,又是“无事忙”,又是“富贵闲人”,预示二人直接相关。李纨、贾探春都有话,也是关联。妙在林黛玉一言不发,证明二人终究无缘。

绛洞花王,是贾宝玉为群芳首领之意。他这一生,为“女儿”尽心,也为“女儿”所累。

“富贵闲人”,是个大名号。富贵者,金玉也。闲人就是“无事忙”。有了富贵注定闲人,算作嘲讽,但也是贾宝玉的现实。

然而,当这一切为梦,梦醒时,“寒冬噎酸虀,雪夜围破毡”,哪里还能富贵闲人!

宝钗道:“他住的是紫菱洲,就叫他‘菱洲’;四丫头在藕香榭,就叫他‘藕榭’就完了。”

薛宝钗最愿意给人取外号。但贾迎春叫“菱洲”,贾惜春叫“藕榭”同样有意义。

菱者,凌也。备受欺凌之意。贾迎春受孙绍祖欺凌如此,香菱受薛蟠、夏金桂欺凌也如此!曹雪芹命名绝不会随意。

藕者,莲、怜也。可怜之意。甄英莲如此,林黛玉、晴雯如此,甚至秦可卿、王熙凤、二尤姐妹等所有与“蓉、莲”音同意同相关者,都可怜。

惜春住藕香榭,突出可怜之意。母死,父弃,兄不顾,还有比这更可怜么!